工作服定做
您的位置:首页 » 工作服定做 > 正文

她是他生命中的一个意外,偏偏这个霸道腹黑的男人栽在了她的手里

 
作者: 王定制 时间:2018-01-08  文章来源:工作服定做

GIO是南城一家会所,五楼以下餐饮娱乐,六楼则是一家豪华的拍卖会所,一层是大厅,二层是雅间。

这些年顾梦白虽然是在国外发展,却依旧听过了GIO的大名,听闻在这里拍卖的珠宝价位往往会上翻一倍多。

顾梦白坐在二楼席位上,说好听了是参与拍卖,说不好听了就是凑热闹。

张泽成坐在顾梦白的身边,他整理了一下领带,温柔的视线落在顾梦白的身上,“梦白,你这次回来是打算长住吗?”

“当然。”顾梦白点了点头,视线淡淡的落在一楼正拍卖的情侣对戒上,“能在这里拍卖的也都是好东西,这戒指设计的还真是很棒。”

“喜欢?”张泽成的嘴角挂着一抹笑容,“不如我拍下来,算是给你回国的见面礼。”

顾梦白嘟嘟嘴巴,摇了摇头,“我只是说设计还不错,可没说我喜欢。”

价位出到四百万,而且还有持续增高的迹象,这么大的见面礼她可不敢要。

下一件物品是今天的镇场之宝,一条名为,“甜蜜之恋”的宝石项链。

项链出现在顾梦白的视线里的时候,顾梦白着实惊艳了一下,第一口价位一千万,顾梦白吓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项链一直拍卖到八千八百万,顾梦白心中惊叹,带着这么一条项链出去,也不怕被人砍了脖子。

“八千八百万一次。”

“八千八百万两次。”

“八千八百万……”

拍卖师刚要落锤,会场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,一个男人的声音传进众人的耳朵,“一个亿。”

届时,会场里的喧闹立刻安静下来,大家的视线无疑都落在了一处。

门外走进来两个身穿西服的男人,一个高贵万分,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逼人的王者风范,一个手中把玩着打火机,痞里痞气的竟也是格外帅气。

顾梦白蹭的站起了身,她的心脏也在那一刻悠然一颤,瞬间,她的手指都跟着微微发凉,她刚刚回国,家都还没回,没想到,就见到了他。

萧洛城的出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,这个男人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管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招摇,不管在哪里,都是众人关注的焦点。

片刻的沉寂,屋子里再次喧闹起来,众人纷纷对萧洛城和陆卿议论纷纷。

“萧氏集团萧总出价一个亿,一个亿一次……”

“一个亿两次……”

“一个亿,成交。”拍卖师落锤,萧洛城的嘴角挂着一抹得意的笑容,顾梦白心中暗自嘀咕,他还是像三年前一样败家。

顾梦白的视线迟迟落在萧洛城的身上,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一个黑洞,让她迟迟移不开视线。

见她发愣,身边的张泽成问她:“梦白,怎么了?”顾梦白这才反应过来,她微微摇头,随而一笑,平淡的回答张泽成的话,“只是好奇是谁这么大的架子,脑子被门挤得这么严重。”

“他啊,萧氏珠宝的现任总裁,萧家二少爷,萧洛城。”

张泽成波澜不惊的介绍。

顾梦白深吸一口气,萧洛城,他和她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四年,妈咪改嫁给萧叔叔之后,他是她的哥哥。

她太过的了解这个男人,萧洛城向来嚣张霸道,三年前的他把欺负自己当成乐趣。

箫洛城站在台上,任由那些记者拍照,仿佛是感觉到了顾梦白的目光,他悠的抬头看向了她,顷刻间,两人的视线就交织在了一起。

“拍卖会结束了,泽成,我们走吧!”顾梦白冲着张泽成一笑,起身下楼。

南城的白天和夜晚温差太大,张泽成生怕顾梦白受了凉。就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顾梦白的身上。

然而这一幕却刚好被萧洛城看在眼里,他好看的眼眸微眯起来,握着拳头的手越发的收紧。

三年不见,这女人竟和张泽成混在了一起。两人刚往车场走,身后忽然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,“张少爷就这么急着走?”

顾梦白的身子悠的一愣,转身,萧洛城的身影撞进她的视线,他大步走向他们,随后在他们的面前停下脚步。

“张少爷,我们有些日子没见了。”

“今天这不是见到了?”两个男人示意性握手,视线亦是在空中交织,箫洛城的眼中带着一抹燃烧着的火焰,他在愤怒,愤怒顾梦白回国之后没去见他,甚至没有回家,但却和这个男人在一起。

两个男人放开对方的手,箫洛城的视线也移到了顾梦白的身上,似有似无的那种冷笑看的顾梦白一阵汗毛直竖,他的手转向顾梦白,薄唇微张:“好久不见。”

顾梦白的脸上忽然扬起一抹错愕,她极其不情愿的握上他的手,缓缓开口:“好久不见。”

一句话说出的同时,她心中却嘀咕一句,“阴魂不散。”

箫洛城握着她的手越发的用力,顾梦白的头上忽然就渗出了一层冷汗。。

他收回自己的手,笑容更是意味深长,“顾梦白,我们谈谈!”

让张泽成先离开后,GIO门前就只剩下顾梦白和萧洛城两人。

三年,他有三年没见到这个女人了,如今顾梦白的身上早已没了当年的宁静怯懦,反而多了几分嚣张和惊艳。

以前的顾梦白在他面前就是只柔弱的小猫,他说东,她绝不往西,而现在,她却看都懒得看他一眼。

“顾梦白,你在躲我?”萧洛城的双手酷酷的插在裤兜里,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,菱角分明,他的双眸之中,一种怒火熊熊燃烧。

他还当她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呢?他一步步的逼迫,她一次次的顺从?

“其他的事情……”中年儒士道:“吴文渊固然证据确凿,罪有应得;但吴文渊身后,却必然有一个庞大的势力。而吴文渊一直到死。他的某一方面的身份并没有暴露!”

“而今日祭奠完毕之后,城门官的记录,不知道元帅看过没有。”

中年文士的脸上有淡淡的忧虑:“有很多……江湖人士,正从各个方向,进入天唐城。四门皆有;这些人之中,有很多都是属于高手之列,但,却又不在任何记录上……”

“足见这些人的身份,都是假的。”

“在刚刚斩杀了吴文渊的这等时候,突然有这么多人隐藏身份,乔装打扮,进入天唐城……这件事情,细思极恐!”

“恐怕是……那神秘组织的报复来了。或者说,是有某一方面的目的。”中年文士道:“关于这一节,大帅不可不防。”

秋剑寒沉重点了点头。

“只是我还是觉得……”秋剑寒道:“那天牢的事情,有些奇怪。”

“我感觉……”犹豫了一会,中年文士道:“这次的事情,与……当年……九天令下发的时候……有些类似……”

他不敢确定的皱着眉头,低声道:“那一股…熟悉的……无人可以抵挡的暗潮那种感觉……”

“什么!?”

老元帅秋剑寒猛然长身站起,眼中爆发出骇人的光芒:“九尊?!”

……

清晨。

天唐城有些乱。

突然间爆发了十二条人命的大案,天唐城的治安衙门顿时忙的不要不要的。差役焦头烂额的四处调查,然后调查的结果却是人人面面相觑,有一种感觉:这不算啥大事。

死的都是一些恶贯满盈的混混渣滓;前前后后被调查的人脸上、口气中,都是:大快人心!终于死了!这些王八蛋终于有人收拾了……

这样的表现。

甚至有些人居然满脸兴奋,买了酒菜招朋唤友:“来来来,喝点,今天有高兴之事。心怀大畅啊……”

甚至还有人抱怨:“我们这边的那些王八蛋咋就没被收拾……”

差役查遍了之后,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消息,只得到一片兴奋的回馈。回禀府尹大人,府尹大人抽抽嘴角,不疼不痒的说了一句:“没线索,慢慢查嘛……”

好吧,慢慢查。

那我们就慢慢查喽……

差役退下,心中放松:这帮狗日的,死了才好,鬼才去查呢。

……

院子里刀风呼啸,云扬正在熟悉刀法。

熟悉刀法这等事,他自然是不舍得用天意之刃的。

天意之刃,如今已经化作了他袍袖上一朵紫色的荷花。

这么神奇的兵器,自然要用在最容易阴人的时候才算是物有所值啊。提前露出来,那还有啥意思?

至于天天挂在腰上招摇过市……那么不是傻帽么……

“第一式,刀不容情。”云扬脚尖旋动,膝盖一撑,小腿的旋转带动腰部的转轴,身子转了半个圈,手中木刀斜斜的从下而上,刷的一声,撕破了空间。

翻来覆去的就只是练这一式,已经练了千百遍。

老梅在一边看着,一个劲儿撇嘴。

这一招……倒是挺好看;只可惜,实战起来,应该没啥用……

不过,公子练功可真是拼命……

“呼……”最后一点力气也被完全用光,云扬终于一屁股坐倒在地;浑身汗珠如同瀑布一般猛然冒了出来,身下立即湿了一片。

他闭住嘴,努力的用鼻孔呼吸,用生生不息心法引动丹田中那一丝玄气,在全身经脉中游走;虽然憋得几乎窒息,但他却绝不在这个时候张开嘴巴大口喘气。

因为那样一来,辛苦一早晨的修炼成果,将十不存一。

半盏茶的时间之后,云扬的呼吸转为平稳,苍白的脸色,也渐渐的变得红润起来。

老梅的神情从不屑到尊敬。

不是每个人都能对自己这么狠的。

自从公子开始练刀,一直到现在呼吸恢复平静;中间突破了十几次人体极限;而这十几次的突破,将成为云扬的永远进步,绝对不会倒退。

因为,他在最疲累的时候,选择了最艰难的练功!

“公子如此心智,日后必成大器。只是……”老梅心中有一个长久的疑惑:“公子行事,从来都是谋而后动,绝不冲动,而且趋利避害,聪慧至极;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公子去年受了那么重的伤?致使全身修为一概丧失干净?”

“公子经历了什么?”老梅感觉自己虽然跟着公子已经三年,但,却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这位公子。

他的身上,似乎无时无刻都笼罩着一层神秘的浓雾。让人根本看不清楚。

还有一点奇怪之处就是……公子身上的玉器,似乎全部都没有了?原本公子可是非常喜欢寒冰玉,可以冷静心神……但现在,明显一块都不见了。

哪去了?

门环被叩响。

“敢问云公子在家么?”

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。

云扬与老梅同时楞了一下。

居然来了访客?

这可是稀奇的事情。

云府闭门谢客,从来不接受往来;已经是天唐城人人皆知的事情。足足有四五年,没有任何访客上门了。

今天居然破天荒的有人来了……

“吱吱……”一个兴奋的声音传来。

只见一只浑身金毛的猴子,连蹦带跳的冲了进来,轻车熟路的从大门口直接飞奔到云扬的小院子,噗的一声就冲进了云扬的怀抱,兴奋的手舞足蹈。

“……”

云扬脸上,乃是一个大写的懵逼。

昨晚上刚遇到,今天怎么又找来了?我就这么招猴子喜欢?我昨晚分明专门气了那女的一下,怎么还是找来了?

看着怀中不足两尺的小猴子,撅着通红的屁股,在自己怀里爬过来爬过去,刷的一声就上了肩头,然后从背后滑下去,下一刻居然又从裤裆里爬上来,钻进了怀里……

云扬白眼珠子乱翻。

大门口一阵香风吹来,沁人心脾。

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,正站在大门口,看着云扬微笑。

这女子身材窈窕,纤秾合度,一身普通的青衣,穿在她的身上,却似乎要乘风而去一般,身上充满了钟灵琉秀之气,完全不像是红尘俗世中人。

只是……一张脸庞却是长得太过于普通了一些……

云扬自然不会认为这就是这个女子的真实面目,有如此灵秀之气的女子,面貌怎么会如此普通?

“云公子,冒昧来访,还请莫要见怪。”女子的声音清脆,让人一听就是说不出的舒服。

“不敢不敢,姑娘芳驾肯莅临寒舍,当真是蓬荜生辉。”云扬温文地微笑着:“请。”

“谢公子。”女子从容一笑,走了进来。看到自从见到云扬就赖在他身上不下来的千幻灵猴,眼中迅速的掠过一丝异彩。

“昨夜失礼,居然忘了请教姑娘尊姓大名。”云扬很是有些歉然的说道。

青衣女子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心道:若是我今天不来,恐怕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这件事。想必是看我前来,又有些无话可说,居然干脆用这样的话来作为开场白。

这就是一个看起来挺聪明,实际上半点也不明白更不管不顾女儿心情的鲁男子!

“公子见笑了。小女子姓计,计谋的计。”青衣女子道。

“好姓氏!”云扬拍手,用一种夸张的表情与口气,大声赞叹道:“只是这一个字,就让云某想到了,从古到今,所有成大事者,无不用计。计,才是人间所有的根本啊。所谓王图霸业,所谓青史丹心,无不是……计啊!”

“公子过奖。”青衣女子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。

若不是为了千幻灵猴和自己的大事,几乎要忍不住站起来拔脚就走。

只是一个姓,你就夸了这么一大堆。而且,重点是生恐别人看不出来你夸奖别人的时候那种虚伪!这家伙简直是欠揍到了极点!

云扬揉了揉鼻子,道:“敢问姑娘芳名?”

这位计姑娘没好气的说道:“单名一个灵字。”

“好名字!”云扬大声赞扬:“凡用计,必须灵啊!姑娘的名字当真是好!俗话说得好,计灵计灵,计不灵不是计,计灵才是计,好名字啊好名字。姑娘的名字,居然道尽了古往今来所有成功者的奥妙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计灵姑娘只感觉一股火冲上了脑门。一股抓狂想要掀桌子的冲动,油然而生!

若不是碍于女儿身份不便口吐脏话,此刻已经骂了他一个狗血淋头、喷了这个混蛋一头一脸的唾沫!

知道你不欢迎。

但你也用不着这么恶心人吧?!

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女子,难道这混蛋,连这一点点起码的风度也不要了?

老梅在一边站着,有一种仰天长叹的冲动。

公子,怪不得您长得如此英俊,却是一直到十九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。没有任何红颜知己……这不是没有理由的啊。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jwxmhjy.com/ygj/213.html

广州工作服定做

备案号: 蜀ICP备16011350号-1

全国服务热线:400-657-1316

网站地图